金芒草

咸鱼

【全职/林方】时光印记(FIN)

走笔至此搁一半:

《时光印记》

written by 走笔至此搁一半

写给 @剪灯雪藕 的生贺,晚了一天抱歉!(主要是我爆了字数OTL)

别嫌弃呀么么哒。

夹带少量喻黄闪光弹瞩目


BGM:


           


01

他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干净好看的阳光从窗户外投射下来,在窗台的软垫上拉下长长的阴影,他穿着白衬衫,领口解开了一颗扣子,领带松松的挂在脖子上,手指扶在玻璃门的把手上,他闻声转过头就看见他推开门走进来,带着一地的阳光,还有仓促间的四目相对。

他站在门口处张望了一会儿,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包。

“欢迎光临。”

一个系着深绿色围裙的年轻男人掀开帘子从里间钻出,穿着舒服的亚麻衫,衣服下摆处沾了些姜黄色的猫毛,笑着迎了出来。

他向店内环顾了一圈,这一家猫咖啡在大学城附近,下午三点多这个时间还没多少学生,入口处的桌子上有几个年轻女生在聊天。

他最终选择了靠窗的那个位置,那个地方阳光有些晃眼睛,甚至照在电脑屏幕上都有些反光,从侧面能够映出它的身影,那双好看的大眼睛就在屏幕上,十多公分的距离,像闪着光似的干扰着他。

“请问您喝点什么?”

“唔……”他接过菜单,手指捻开粘在一起的页脚,皱了眉,“抹茶拿铁吧。”

这家店主挺有品位的,悠扬舒缓的音乐刚刚放的恰到好处,足以弥补咖啡的苦涩,不知不觉开着的文档已经接近了尾声,他按了保存。

这时候窗外的阳光已经悄悄的漫上了漫天的橘子红,镀在小小的咖啡店里,他收好了电脑准备去打工了。路过门口的时候刚刚好看见了下午一进门时的那只猫,姜黄色的短毛猫,不太大,刚好路过他手边的深咖色桌子,尾巴堪堪扫过他的手背,痒痒的。

他也不知道那天他是怎么了,居然鬼使神差伸过手去轻抚上长长的猫尾巴,摸上去毛绒绒的,短短的毛发扎在手心像起了静电一般,软软的。他似乎感觉到了小猫的紧张和敌意,那双迈着优雅步子的爪子顿了顿,毛发都要竖起来了,半回了头,喵呜了一声,尾巴却像是一条滑溜溜的泥鳅一样从他的手心里溜走,然后轻巧的一跳就跳进了门口那几个一直在聊天的女孩子中间。

林敬言有些错愕,右手手心还是酥酥麻麻的,刚刚还残留的微妙触感挠的他心里痒痒的,想要再摸摸它,可它躺在年轻女孩子的腿上,不理会他的样子,看都没看向这边。

“你不能这样摸他的。”

那个笑容干净的年轻店主走过来,从女孩子手中接过小猫,一下一下的顺着后背,果然小猫舒服的眯起大大的眼睛,喵呜的哼唧了一会儿,声音软糯糯的。

小猫似乎感受到林敬言的注视了,睁开那双大眼睛,直直的看向他,蜜糖色的闪着光,像是细碎的夕阳都映了进去,他仿佛感觉到心跳蓦地漏了一拍,垂在裤子旁边的手指动了动,想要伸手去摸摸它的小脑袋,然而它只是友好的对他喵呜了一声,张开嘴巴露出里面粉红的小舌头和尖尖的牙齿,然后就从男人身上溜走了,再没给过他这样的机会。

男人笑了笑,递过一张名片:“这孩子刚来没多久,还有些害羞。以后常来坐坐吧。”

“呃……好。”林敬言被看穿了心事,男人笑眯眯的一副谦和有礼的模样,他只点头应了好,将名片揣进裤兜里,转身走出进了暮色中。

小猫从厨房间钻出来,嗖的一下又窜上了那个窗台,远远的望着窗外的远方。

那里暮色渐深,一直到换上了静悄悄的蓝色。



02

十七八岁的少年浑身上下都透着阳光的味道,穿了一件干净的白衬衫,领口的地方露出白皙精致的锁骨,也是踩着阳光走了进来,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四处环顾了一下,终于找到了那个坐在角落的人。

“咳咳。”

少年坐下来,手指抵在唇上咳了几下。林敬言将目光从电脑上移开,一抬头,就看见一双弯弯的月牙映入眼帘,少年笑眯眯的和他打着招呼,弯起来的眉眼说不出的好看,也说不出的调皮。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方锐,就住他家!你呢?”少年指了指坐在柜台后的年轻店主,趴在林敬言对面的位置,嗓音清清亮亮的,透着一股子干净味道。

“呃……”林敬言错愕的看着少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他对上了那双笑嘻嘻的眼睛后,还是答道:“林敬言。”

坐在柜台后面的男人勾起唇角,摇了摇头,无可奈何地。

少年又问道:“你喜欢喝咖啡?”他指了指桌子上空着的咖啡杯。

“还好吧,不太喜欢。”

“那你为什么来?”

“呃……因为安静啊……”

林敬言居然一点都不讨厌这个自来熟的少年,大约是方锐声音软糯糯的带着南方的口音,听起来让他觉得很舒服,所以这孩子说什么他似乎都讨厌不起来。

“你是老师么?”方锐摸着他放在桌子上的高中教材和习题册问。

“现在还不是。”

“那就是以后是咯!”

“恩,大概吧……”

“嘿嘿,真了不起!”方锐翻开那本厚厚的英语教材,指尖划过蓝黑色墨水的痕迹,羡慕的样子。

林敬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知道如何作答,这孩子的问题太刁钻了些,他都不知道老师有什么了不起的。

“老师都像你这样么?”方锐笑,眯起了眼睛。

“我这样?”林敬言诧异,“我什么样?”

方锐左手支着下巴,右手食指伸出来,直直的指向林敬言眼睛,调皮的笑起来,脆生生的,张开薄薄的嘴唇:“就你这样啊!”

吐字圆润清晰,可是林敬言还是不知道他该是什么样的,指着他的那只手指干净修长,连指甲下都是干净透明的嫩粉色。

方锐收起手指放在桌面上,微蜷着:“那你教我念书好不好?”

“念书?”

方锐拿起手边的那本参考资料,指着封面上那几个英文字母:“念这个!”

英文啊……林敬言心底诧异,有些微微的错愕。

“让我教书可要付钱的啊。”林敬言笑,这孩子估计是故意逗他的吧。

“多……多少钱啊?”方锐一下子尴尬起来。

“一次五十吧……给你打个折……三十好了。”

“好贵啊你!”方锐惊讶的嚷嚷着,显然对于他来说似乎是个不小的数字,他算啊算的,“要900啊一个月!打劫啊!”

“家教嘛,哪有人每天都请的……”林敬言默默吐槽了一下。

“那我要每天都想……学啊!”方锐吞下了原本的那个词,瞟了一眼店主,似乎低着头算账,并没有看向这边,他对林敬言摆摆手,招呼着他凑的近一点,低声贴着他的耳边:“那这样好了,你每天来这里喝咖啡,我叫他给你免单好不好?”

“可我不喜欢喝咖啡啊……”

“不。”方锐也摇着头咬耳朵:“你喜欢!”

“……”

“好不好?!”方锐双手合十:“你就当你喜欢还不成么?!”

估计是方锐的笑容叫人太没有抵抗力了,也可能是这家店主调的咖啡味道也还不错,总之林敬言最后没拗的过方锐,点点头,他就当他爱喝咖啡好了。



03

林敬言四下环顾着桌角阳台,小吊床在夕阳的余晖下投下长长的阴影,空荡荡的。

“那小家伙呢?怎么不见了?”林敬言接过咖啡,放了两块方糖。

店主看了看坐在林敬言右手边乖乖巧巧的方锐,惊慌的望着他,带着点告饶的意味,意味深长的看了方锐一眼,说:“之前不小心走丢了,没找回来,估计是跟着小姑娘跑了也说不准。”

“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小姑娘呢!”方锐气鼓鼓的插嘴,瞪着眼睛反驳。

“恩,也有可能是好看的小伙子。”他对林敬言笑了笑,转身离开,只留下方锐一个人脸色尴尬的吐舌头。

林敬言有点担心那小家伙是不是走丢了,有没有饿到,他家楼下就有一堆流浪猫,有时候总能看见死了一只。他不知怎么的开始有点担心那个不怎么搭理他的小东西。

“老师!”方锐伸手在林敬言面前晃了晃:“开始上课了吗?都六点了!”

“恩。”

林敬言收回神色,翻开了事先准备好的资料,方锐告诉他,他是自己一个人,那个年轻店主是好心收留他的人,开了家小店营生,他也没钱念书,所以长了这么大还没去过学校。林敬言摇头,这谎话编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偏巧这孩子眼神干净透明的,他忍不住就想要伸手摸摸他的脑袋,想要试试那头软软的头发是不是想看起来一样顺,就是突如其来的冲动,而他想了想,到底是按捺住那只蠢蠢欲动的手,毕竟,这也太过亲昵了些,和逗猫还是有些分别的。

方锐趴在桌子上咬着笔头皱着眉头,一脸苦相的看着卷子也不下笔。

“这什么玩意儿?”

“练习题,你先做做看,我看你什么水平。”

方锐开始握着笔在卷子上写写画画,林敬言想要围观一下立刻就被方锐捂住了卷子,整个人都挡在上面。

藏什么藏,不是早晚要让他看吗?林敬言失笑,倒也不跟方锐计较,转过头索性不再看他。

但是他拿过方锐的卷子的时候还是狠狠的惊讶了一下。

林敬言诧异的望向方锐,却发觉方锐的眼里居然没有一点捉狭和玩笑。

“我真的很聪明的!一学就会!”方锐立刻真诚的解释,可是林敬言他怎么看怎么不真实的样子。

林敬言服气的打开基础教材,方锐立刻正了神色,双手交叠趴在玻璃桌子上,凑过去认真的听课,时不时的点点头恩恩啊啊的表示他听懂了。

咖啡店开始点了灯,外面的窗户上一颗一颗的挂上了小星星。小小的角落里安静的只剩下林敬言讲题的声音,红笔在方锐做错的地方圈圈点点的。

“方锐。”

林敬言讲着讲着发觉方锐没声了,歪头一看这孩子瞪着一双月牙眼瞅着自己出神呢。

“回神了,下课了。”

方锐看着林敬言的眼睛,一下子心慌了一下,他扭头看了看墙上的猫头鹰时钟,九点整。

“那好吧……明天见……”方锐搓搓鼻子,收拾起林敬言给他留的家庭作业,起身拉开门送林敬言出去,倚在门口吹了半天夜风,才转身回去。桌子上写着日期的卷子安静的躺在空了的咖啡杯旁边,方锐并不打算做,无力的趴在桌子上,看着左上角“方锐”那两个铅笔字出神。

林敬言抻了抻懒腰,他家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小区里,带了好几份家教,累了一天身上的骨头都是僵硬的。这条路很少会有人经过的,路灯也是明明灭灭的一闪一闪的。

借着不太亮的月光,他看见身后拐角的巷子里露出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像灯泡似的,躲在他的身后跟着,静悄悄的。他走过去,对方就后退了几步,身子弓起来。林敬言走到它的面前蹲在来,是那只好久不见的姜黄色小猫,应该是就躲在旁边的小树丛里面,乍一出现接着光才看清猫尾巴尖上那一撮突出的黄。

“是你啊。你怎么跑这来了?”

“喵呜——”小猫叫了一声,爪子抓着地面,不动,也没跑。

“我给你送回去好不好?”林敬言试着去抓它,小东西却后退了几步,停留在他够不到的位置。

“不想回去?”

林敬言问完才回过神来,他在跟一只猫讲话,再怎么样,得到的出了猫叫也不会有别的回答了。这小东西一直就对他冷冷淡淡的样子,不亲昵,他只当是猫的天性,可是偏偏它还不是完全的不搭理它,就像是偶尔给他颗糖吃,然后在他想要更多的时候却发现买糖的小贩走远了。

他试着伸出手来:“跟我回家愿意么?”

小东西歪着头想了想,伸出爪子挠挠头,结果嗖的一下跑走了。

林敬言站在巷子里,也莫名其妙的挠着头。

所以……它是来干嘛的呢?



04

林敬言要承认,方锐的确是个聪明的孩子。

可他虽然聪明,林敬言却能感觉到方锐的心思其实根本不在念书上,他以为方锐就和他带的那些高中生没什么区别,可他发觉方锐和他们是不一样的,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不一样的。

其他的人,对林敬言而言,不过就是一份需要他尽心尽责的工作而已,而方锐对于他来说,似乎不止于此,和方锐的约定,每天晚上的小咖啡馆,以及温和礼貌的店主,似乎都成了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甚至有些时候,林敬言疲惫的坐在教室里的时候,会看着表,期待起这样的时光来。

方锐的心思其实很好猜,他会明目张胆的说着些稀奇古怪的话,可是谁又会当真呢?他只当那是一个十几岁孩子的玩笑罢了,方锐总是眯着那双弯弯的月牙眼,双掌合十,说林老师林大大我真的喜欢你呀你信我呀,甚至向他张开双臂,宽大的白衬衫舒展开来,叫林敬言看见那副瘦削的骨架,他总说,来吧,方锐大大给你爱的抱抱!

林敬言望向衬衫下描摹出的单薄的肩胛骨,瘦骨伶仃的样子,那双眼睛总是叫他出神,那里面像是盛着星辰,总是亮晶晶的,叫他想起来童话故事里的小精灵。


他又捉弄他了。

他拍拍方锐的头,他知道这孩子习惯了满嘴跑火车,爱的抱抱这种话说不定和多少喜欢他的小姑娘说过,好歹也是二十好几的男人,根本就没当真。

“别瞎闹。”

方锐噘着嘴,满脸受伤,说:“林大大我的抱抱可是很珍贵的!”

“是么?我可不信。”林敬言起身拿起外套:“这话准还跟别人说过了。”

“切,我可不撒谎,不信算了。”方锐赌气似的,转过脸去,不打算送他到门口了。

店主看着这一幕,掀了门帘进了内屋,这时候偌大一间店就只剩了林敬言和方锐两个人,方锐瞧准了时机跟着林敬言出了店门,停留在一拳远的位置上。

突然认真起来,然而看见了林敬言的眼睛后却突然垂下眼睛,长长的睫毛落下一片阴影。

“我真的是认真的。”

“恩?”

“我认真地呀!”方锐说,然后趁着林敬言错愕的时间,飞快的补充:“你真的不要方锐大大的抱抱么?”

林敬言胳膊被方锐扯的动了动,索性顺势抬起来,搂过方锐的肩膀轻轻抱了一下。方锐长得瘦长,抱在怀里却软软的,他只是蜻蜓点水般的敷衍敷衍小孩儿,却神奇嗅到了一股好闻的奶香味儿。

他就还想要抱一下,好像有点上瘾,香香的,干净好闻。眼中不慎流露出来的不舍的神色被方锐捕捉了个正好,方锐眼里立刻换上了捉狭的笑,可他看着小孩儿那双笑眼,出神了好半天。

月光在两个人身后笼罩上淡淡的颜色,他看见方锐眼睛里闪着光芒,摄人心魄的认真。像是扰乱了一池春水的一颗小石子,居然有些心慌意乱。

他抬起手臂,揉了揉他的脑袋,催他快回去。

方锐噘着嘴不太开心的跑回去了,林敬言看着店主和他说着什么,然后隔着玻璃冲着他笑了笑,熄灭了灯,留下两个残留的身影消失掉。


林敬言嗅了嗅掌心的味道,仍旧带着奶香,挥之不去的余香。


像是留下了标记似的。



05

“哎呦林大大你好笨啊!”

“是啊,哪像方锐大大这么心灵手巧啊……哎这个怎么弄不好?你快过来看看?”

“又怎么啦?!”

“这个……”

“……好啦!”

方锐满手的面粉,勾住林敬言的脖子,笑嘻嘻的模样,脸都贴上林敬言的了。

“服不服?!”方锐眼里闪着光,挑衅的看着林敬言,小孩儿满眼的锐气和骄傲,似乎发现他终于有一件事能和林敬言嘚瑟嘚瑟了。

“服气。”

林敬言看着方锐端过蛋糕,几下子就搞定了,然后开始自顾自的在半成品上面打着花,林敬言看的一愣一愣的,这人认真起来还真是……方锐弯下腰仔细的坐着蛋糕,脸上还沾了刚刚和他嬉笑蹭上的白面粉,一道一道的。

“老林,我喜欢你。”

方锐满意的在蛋糕上面写下了几个大字,拍拍手,转过头去和林敬言邀功,准备好好的炫耀一番。林敬言手上也都是面粉,看着方锐的侧影出了神,伸头在方锐颈间深深的嗅了一下。

温热的气息皆数喷在裸露的肌肤上,激起了一阵颤栗,方锐僵住了,一低头就能看到林敬言的发旋儿,那上面有他蹭上去的白色面粉,有点不知所措,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他推开林敬言的脑袋:“老流氓,你干嘛?”

林敬言好笑,也就这么点本事了:“你怎么这么香?还用香水?”

方锐揪着自己的袖子闻了半天:“香?哪里香?”

林敬言抬起手,明显看见方锐紧张的吞了下口水,心底好笑,于是半途转回来,指着刚颈间:“跟小孩儿似的。”

“你才小孩儿,我是大人!”

“行了大人,这个怎么办?”林敬言指着桌子上写了字的蛋糕。

“看来只能重新做了。”方锐叹了口气,满脸宠溺的样子,学着林敬言的样子揉了揉他的脑袋:“林大大你就怀着感激的心收下方锐大大的爱的点心吧!”

“才多大就整天爱啊爱的,没羞没臊的你。”

“啧啧,老林,你得信我,我真的爱你。”

“得了你,快去吧。”林敬言催促着方锐赶快给客人上点心,一边拿起刀叉切开方锐刚刚做的那块儿蛋糕,“我还得吃了你爱的点心呢。”

方锐瞧着林敬言转头坐在厨房间的小椅子上,端了个盘子吃蛋糕,满意的拍了拍他的头,含着笑离开。

他转过身,掀开厨房的帘子,低低的垂下目光,他想,他还是只当他在说个好听的玩笑。

 

方锐将咖啡送去后,顺势就在几个熟客的空位旁坐了下来,趴在桌子上眉开眼笑的,林敬言坐在厨房,看着那笑容在眼底落下一片浓浓的影子,久未做声。

 

那笑容就像他眼底的阳光,落下了细碎的温柔。

 

06

方锐把玩着手中的杯子,咖啡早已经凉掉了,只剩下苦涩难忍的味道。

“你不是开玩笑吧?”

方锐抬眼,看向黄少天:“你看我!”他指着自己的脸,硬是扯出一个笑容,硬生生的:“谁跟你开玩笑了。”

“的确不像……也太难看了点……”

黄少天坐在方锐对面,看着他折腾着那半杯凉咖啡,一言不发。

过了一会儿……

“你知道我认识文州多久了么?”黄少天问。

“恩?”

“我啊,在他四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那时候他爸爸妈妈还在,我刚被捡回去的时候还是一只脏兮兮的流浪猫。”黄少天看了眼坐在柜台边上网的喻文州,继续说:“他爸爸,笑起来跟他一样一样的,那年他才四岁,可不像现在这样,总喜欢折腾我,拽着尾巴不撒手,逼的我懂不懂就得逃上柜子去。”

“这小子那时候就心脏啊,他还知道哭你知道么?我要烦死了……啧啧……”黄少天回忆着,喝了一口咖啡:“不过后来,就是那次事故,你也知道,他父母不在了以后,有一段时间他开始不再说话了,我想想啊,那年他十四岁吧。很小对吧?”他眼里露出温柔的光:“他爸爸妈妈去世的时候,给他留下了一笔钱,但是他没动,到处打工为生,于是才有了这个小咖啡馆。最初就我们俩,那时候他也没扔下我,吃的啊玩具啊,一样都没少过。那个时候的他太像他爸爸了,送报啊,去餐馆做服务生啊,洗车啊,买小饰品啊,都做过,可能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对他着迷的吧。”

方锐愣愣的不知道说什么,手指磕在桌沿上,发出了咚的声响。

“唔……你别把我们想的太惨啊,其实我俩过的还是不错的,他挺厉害的。文州最开始不会做饭的,只会泡面,最多加跟火腿肠了,你知道吗?他现在的手艺,还是我教的……大概是他十八岁的那年?他生日吧,我去给他做了个蛋糕,也是他生日那天他才知道我是妖怪,他一直当成宠物养着的妖怪。”

黄少天顿了顿:“但是他那个时候,居然很轻松的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老早就知道了,只是不说而已。”

方锐咧咧嘴角,喻文州看起来的确像是能干出来这种事儿的人。

“不过管他什么时候知道的呢,他的理由是什么你知道么?说出来都有点矫情。后来他说,我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所以,是人是猫还是妖他都无所谓了。哈哈哈哈他居然一本正经的说这种肉麻的话你知道吗?!”

“恩……喻文州的话……的确有这样的本事……”方锐笑。

“但是你看,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四岁,那时候我就是这副模样了,而现在他二十四岁了,我还是这副模样。”

方锐没有说话,等着黄少天的下文。

“所以,当他三十四,四十四,五十四,六十四……甚至老到没有牙齿了以后,我也还是二十来岁的模样。”

“所以你要想清楚,即便不去想其他的可能性。你能够保证,在他百年以后,那些漫长的岁月里,也如现在这样么?”

“你要知道,如何在没有他的生活里,去熬过那些漫长的思念与回忆。”黄少天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望向了在厨房弯着腰查看煤气的喻文州,眼睛里盛满了如阳光般温暖的光。

也许黄少天说的没错,方锐想,他的确是傻了。

不然他怎么会像个傻子一样一头扎进去了呢?

他甚至不知道林敬言是不是也像他这样喜欢他,甚至不知道对于林敬言来说,他是否如那些请他做家教认识的学生一样,甚至不知道,林敬言会不会如喻文州这样,在知晓了他的真实身份之后,也能如此坦然的接受他。

他什么都不知道,就像个白痴一样的喜欢上林敬言。

 

07

林敬言想,他大概是喜欢方锐的吧,这孩子总归是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收起来摊在桌子上的复习资料,还有桌子上那个空空如也的盘子,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是玩笑的呢?大约是方锐第一次对他说喜欢的那时候么?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觉得方锐像是在他身边织了一张细细密密的网,将他牢牢的网在里面,然后这个撒网的人却不见了,留下他一个人在这张网里面做着毫无意义的困兽之斗。

方锐曾经问过他,老林,你也喜欢我么?认真的,不开玩笑。

林敬言那时候说,不开玩笑,我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所以他不想欺骗方锐。他也不知道方锐听没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也不知道方锐听没听出来他真正想说的那句话——我不知道,所以你愿意等我想请楚么?

 

 

“他说他要出去走走。”喻文州端上咖啡,看了眼摊在桌上的资料。

“没说去了哪么?”

“唔,没说。”喻文州收起盘子,又笑着说:“不过他总会回来的。”

“怎么?”

“因为他喜欢的人在这啊。”

喻文州意味深长的看着林敬言,只留下了一句话,还有依照林敬言的习惯摆在碟子上的两块方糖。

勺子磕在陶瓷杯子上,叮叮当当的响。

他开始想,喜欢的人,是他么?

是吧,方锐的确是喜欢他的,要是连这点都确定不了,那他真是白白教了方锐这么久了。那人的喜欢是如此的昭然若揭,都不需要费心猜测,而他却输在了那句不知道上面。

他开始想,方锐是去了地理书上说的那些地方么?

他说那些地方听起来好有趣,他总有一天要到处走走,看看林敬言讲的对不对。

他说要是林敬言胡诌八扯可是要退学费的。

他还说要是林敬言也能跟他一起走就好了,到时候两个人要拍好多好多照片,说老林你就是背景知道不。

然而他想的最多的却是,方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还差一句话没给他讲完。

 

我也喜欢你,也是认真的,不开玩笑。

 

 

“喵。”

黑暗里闪着一双小灯泡似的眼睛,蹲在林敬言家门前。

这小东西每天晚上到了九点就会蹲在他家的门口,跟他玩儿一会儿就离开。林敬言奇怪,这小家伙是怎么知道他的作息的,甚至连他回家的时间和路线都掌握的一清二楚。

“跟踪狂啊你。”林敬言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胡须上还沾了不知道是从哪里骗到的食物渣滓,一身短毛却被舔的干净。

林敬言蹲在漆黑的楼道中,在自己门口,也不进去,他想,要是这小东西肯跟他回家,他倒是不介意和他做个伴的。

“你叫什么啊?”

“喵。”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

“喵!”

“喜欢也是为了吃的吧?怎么不回去呢?”

“喵!”

林敬言说着,小家伙想跳上他的膝盖,没想到他在这时候突然站起来。

于是小东西就这么……顺着他的裤子……滑下去了……滚成了一个小球。

“哈哈哈!”林敬言将小东西捞起来,拍拍它身上的一身灰:“小笨猫,你个废物点心。”

“喵!!!”小东西躺在林敬言手里,舔着脏兮兮的毛,捎带给了林敬言一巴掌。

“哎?我说真的啊……咱俩做个伴吧小东西。”

他想,方锐大大暂时是“包养”不成了,包养你还是没问题的。

“……喵……”

小东西愣了半天,开始喵呜的刨着林敬言家的门。

林敬言捏了捏小东西的小耳朵,然后小东西给了他一“巴掌”,他才想起来,喻文州说过,不能这么摸猫。

 

 

08

“原来它还是去找你了。”

“恩,原本想把它送回来的,但它好像不愿意。后来索性就养起来了。”

“他叫点心?”

“恩,不过他好像不喜欢这个名字,一开始叫他都不应。”

“那当然啊,他原本有名字的。”

“是么?我都没注意,叫什么?”

点心瞪着喻文州,呲牙,威胁。

喻文州笑了笑,看向林敬言,淡淡的说:“那个不重要了,他现在叫点心是么?”

“喵!”

点心冲着林敬言高亢的叫了一声,以示清白,一直在窗台上晒太阳的那只大一些的猫踱着步子跳上喻文州膝盖,使劲嗅了嗅,安定的趴在上面眯着眼。

“他还是没有消息么?”

喻文州看了眼已经翻了个身在他腿上睡着的猫,说:“没有。”

窝在林敬言手心里的点心不安的扭动了一下,林敬言换了个姿势移开手掌,点心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心。

喻文州又说:“你不觉得……他们很像么?”

“恩?”

“眼睛。”

林敬言错愕的低下头去看点心,结果点心哼哼着啪嗒一下子关上了小扇子。

“是很像吧?”喻文州没有理会转头对他呲牙咧嘴的点心,继续说。

林敬言看着那双蜜糖色的大眼睛,亮晶晶的,啪嗒一声阖上的时候只留下他心底里痒痒的感觉,像是一只小爪子在上面挠啊挠啊的不让他抓住,又不撒手,把他克的死死的。

“知道他喜欢的人是谁么?”喻文州明知故问。

林敬言看着喻文州了然于胸的样子,说:“我吧……”

“吧?”喻文州笑:“还不确定?”

林敬言想起来方锐写在蛋糕上的那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还有趴在他耳边那个说着我喜欢你的清脆声音,带着江南的软糯,还想到了那双每每一盯着他的大眼睛就扰得他心慌意乱的月牙眼,想到了那个永远带着痞痞的调子的声音……

“你不是都知道么?”

“恩。”喻文州喝了口水,说:“那你呢?”

窝在林敬言手边的点心突然间没声了,也没了动作,闭了眼睛装睡,然后趁着林敬言偷偷的转头睁开一只眼睛。

林敬言笑了笑:“这不是等着他回来么。”

“那你可得耐心些。”喻文州起身,抱着怀里的猫,拍了下林敬言肩膀说:“那家伙……估计也挺害羞的……你……”喻文州看着林敬言手边的点心,“得主动些。”

喻文州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走了,剩下林敬言撑着头喝完了剩下的咖啡,坐在他的老位置上摸着点心的后背,点心闭着眼睛装睡,一动不动的。

林敬言的手指穿过了点心短短的猫,轻轻擦过指尖,他一下一下的抚摸着点心的头顶。

主动点么?

 

09

“喵——”

“……点心……”

林敬言一回来,就被藏在大衣柜上的点心趴了头顶。他最喜欢藏在这样的地方,小缝隙啦,小箱子啦,电视柜的后面啦,还有大衣柜上面啦,门顶啦。然后趴在他的头上搞突然袭击。

林敬言不敢晃脑袋,怕一不小心把点心甩下去。

点心的大尾巴扫着林敬言的发尾,触到裸露的脖颈,痒痒的,还扎的难受。他一把抓住点心不安分的大尾巴,小东西嗷嗷叫着顺着林敬言的大手掌就被抱了下来,这会儿被林敬言举着,点心眨巴眨巴大眼睛,上面那两扇小扇子忽闪忽闪的,林敬言看的呆住了,他忽然想起来那时候喻文州说过点心和方锐的眼睛很像。这会儿看来,真的很像,都叫他看着看着就心慌意乱起来,好看到让人着迷,像是一粒石子丢尽了湖中,泛起层层涟漪。

点心举着小肉爪子,捂住了林敬言的眼睛,毛茸茸肉呼呼的小肉垫糊在上面,林敬言不舒服的眨了眨眼:“怎么着,给你吃给你喝,长成这样还不许我看?”

林敬言的睫毛在小爪子心儿扫着,痒痒的,点心收回爪子,然后凑着小鼻子就贴过去。

Chu——

点心帅气的凑过去,是冲着那张让人厌烦的薄唇去的,却歪了方向,亲上了鼻尖。点心又不死心的伸出舌头舔啊舔的,终于在那一张一合的嘴巴上舔了一圈儿,满意的看着被它舔的湿哒哒的嘴唇跳了下去。

林敬言擦了擦嘴,一股子猫味儿。

点心软乎乎的,身上也没有动物的那种奇怪气味,却和方锐一样带着终年散不去的奶香,就像小婴儿身上的那种天然香。

林敬言愣住了,像方锐一样?

抱起来软软的,带着特殊的味道,眼睛亮晶晶的勾人,调皮的把他克的死死的?

亲起来软软的?

他忽然想要方锐大大爱的抱抱了,突然就像抱抱他,闻闻他身上的那股淡淡的香味,还想亲亲他,看看是不是也这么软软的。

不过方锐估计会嫌弃的一把推开他吧,方锐一定会嫌他是老流氓的。林敬言失笑,他本来就不是方锐脑中的那个样子啊,他想,可能只有在面对方锐的时候,他才会忍不住流氓起来吧。

啧,那个小子,有一套啊。

他想到,方锐笑嘻嘻的和他说了那么多遍的我喜欢你,真不是开玩笑啊。

夕阳落在他的身后,点心趴在窗台上,随着逐渐消失的阳光暗下背影,支棱着两只小耳朵,动了两下,便把脑袋埋进爪子里。

像是拱皱了心底里的一块儿。

痒痒的。

 

10

卧室里米黄色的窗帘被晚风吹起来,林敬言打了个喷嚏,起身去关上窗。

“下雨了啊。”

点心从桌子上支起身子,透过窗帘瞧见了玻璃上噼里啪啦的水珠。

“喵——”

点心趴在了键盘上不动。

“行吧,睡觉去?”

“喵……”

点心跟着林敬言就钻进了被子里,还未等他躺平就趴在他的胸口。林敬言将它拎下去,侧过身子,让点心窝在他的臂弯里,小东西才算是不会张牙舞爪的安分下来,林敬言拉上被子,顺带将小毛团盖住,点心闭着眼睛,安安静静的,不似白日那样闹人了,大尾巴伸出来缠绕着林敬言的手腕儿,小爪子执意的搁在林敬言手心,大手牵着小手,睡得安稳的很。

夜里,点心睁开大眼睛,像是小灯泡似的,开始望着林敬言思考人生,他没出声,爪子蹭了蹭林敬言的手心,睡梦中的那人哼唧了两声,翻了下身。

 

 

酒吧里,一个穿着短袖的年轻人推开门,店内嘈杂的音乐声叫他皱了皱眉,在侍应生的引导下找到了那个坐在吧台最深处的那个年轻男人。

“来了?喝点什么?”

“唔……果汁吧……”

“啧,小孩子……”

“揍你啊!”

“你别跟我能耐了。”

“想明白了?”

“恩,想好了。”

方锐想了想,终于对自己的好友说了实话:“我想过了,还是想让他喜欢真实的我,而不是那个记忆中的高中生。”

吴羽策说:“那他也有可能被你吓走,而你要放弃你现在的一切,用来和他的爱赌么?”

“没关系啊,他要是敢跑,我就把他抓回来好了。”

“啧啧,就你?”吴羽策目光中带着浓烈的不相信:“别到时候怂了连话都不会说然后变回原型赖着人家啊。”

“滚。”

“行了,不废话了。我也是……为你好。毕竟这是不可逆的,你想要与他同等寿命,但是我得提醒你,你毕竟是猫,不是人,谁都没本事改变这事,所以……”

“他还是很有可能被我吓跑的是吧?”

“恩,就是这个。”

方锐摆摆手,“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吴羽策看了看多年好友眼底里坚定的神色,知道这小子是傻乎乎的一头就栽进去了,然而在听了黄少天明显的警告以后却反其道而行之,栽的更彻底了。

他终是答应了方锐这个看起来,荒诞不经的要求。

 

11

夕阳下,一个焦急的身影在巷子里四下搜寻着,大声叫着它的名字,盛夏的天气里,披着一身橘红色的晚霞,弄皱了衬衫,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水,弯着腰不放过街道的每一个角落,甚至连猫咖啡后身的那个大大的垃圾桶都翻了个遍,搞得身上脏兮兮的。

 

“啧啧啧,林大大你是不是傻?我啥时候钻过那种地方?”

 

林敬言僵住了身子,听见熟悉的软糯清脆的声音,回过头去。

 

方锐穿着当初的那件白衬衫,和他的一样沐上了浓厚的晚霞,在夕阳下安安静静的站着,咧开嘴放肆的笑开了,眼睛里盛满了夕阳的颜色,亮晶晶的,勾着他的眼。

“被我吓傻了么?”

“方锐……?”

“点……心?”

方锐抬起步子,脚下的帆布鞋踩着一地的阳光,一头扎进林敬言的怀里,直到林敬言的胳膊后知后觉的环住他,脑袋才窝在他的颈窝处蹭来蹭去的,闪着那双蜜糖色的眼睛狡黠的笑着,像是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似的,眼神里带着骄傲的锐气,直逼林敬言的眼底深处。

“林大大!你是不是有话没说呢?方锐大大洗耳恭听啊!”

“你……”

林敬言错愕的说不出话,他看见方锐咬着牙和他没大没小的嘚瑟样子,一把抓过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笑嘻嘻的人。

径直的吻了上去。

林敬言眼里盛了笑,是方锐在变成点心的那段时间里从没见过的神色,林敬言摸着方锐由于惊讶突然刷的一下冒出来的尖耳和尾巴。

 

“要是连你我都收拾不住,白当你那么就的主人了。”

 

 

被你第一次微笑的夜晚笼罩了

像我一样

如果没有一个愿望能够实现

可再一次被你触碰

能够在这世界上真是太好了

被那朝阳照耀着

如果不能与你相遇也不会晓得何谓温情

何谓坚强

闭上眼睛就能看见你就在我身旁

现在闭上眼睛也能够看见你就在我身旁

 

——就像那夏日里飘落的雪花,想那冬日里盛开的花朵,我与你的相遇是那么珍贵。

——闭上眼睛,牵着你的手,我也知道你就在我的身边。

 

这是时光在我们身上留下的印记,就如同身侧的你的味道。

 

FIN.


P.S.

被你第一次微笑的夜晚笼罩了

就像我一样

如果没有一个愿望能够实现

宁可再一次被你触碰

能够在这世界上真是太好了

被那朝阳照耀着

如果不能与你相遇也不会晓得何谓温情

何谓坚强

闭上眼睛就能看见你就在我身旁

现在闭上眼睛也能够看见你就在我身旁

——《あなたに出会わなければ~夏雪冬花~》歌词节选。

评论

热度(54)

  1. 金芒草走笔至此搁一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