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芒草

咸鱼

【米英】【合文】【慢更】《HOW MUCH ARE YOU?》第二章

紙巾かみ:

上回章節:01

—雙總裁設定
—希望能寫到強強的感覺
—和基友的合文

BGM:John Dreamer - True Strength


全文總結:

( 言ω言U_ ):很好,你已經成功地引起我的注意。

( [∂]ω[∂])…☆:你這是在玩火☆! 



文/纸巾&YUMA

 

 「哦。那么抱歉了,我们,交易失败。」

 

 平光镜下的蓝瞳倏然深邃,发出冰冷的寒光,慑人心寒。亚瑟却毫不畏惧的直视它,姣好的唇型勾勒出邪魅的笑意,轻轻把手搭在阿尔的肩膀,他们上身几乎紧贴,阿尔可闻到对方身上独有的茶香,森林绿在黑暗中异常诱人,好比海妖塞壬,对方恶作剧般的在耳边吹气,氛围变得暧昧起来,面对亚瑟突然其来的主动,阿尔一时失了魂,就好像墨西拿海峡的航海者。

 

 就在陶醉当中领呔突然被一把扯下,阿尔对此发展有些许意外。始作俑者咯咯地笑了,他正昂起优美的下巴,露出的美好颈形,可真想让人一泽芳香。

 

 因为亚瑟强硬的拉扯,他们之间的距离愈来愈近,能感受到对方的吐息打落在自己的肌肤上,亚瑟浓密的睫毛若有可无的轻扫更惹得阿尔心头一痒。在黑暗中,一蓝一绿燃起燎火,亚瑟挪动唇形,呼吸交错,几乎贴着阿尔的唇瓣用暧昧的语气说出——接下来令阿尔更兴奋的话。

 

 「我想你误会了。我们,从来没有交易过。」

 

———————————————————————

  

 今夜的天空被灯火夺走了星光。

 

 亚瑟坐在偌大的总裁室,手肘撑住暗红色实木办公桌,十指放在唇前交替,英挺的脸庞没有一丝表情。

 

 自琼斯集团掘起后,发展太过迅速,他必须去阻止他不受控成长。

 

 但被他抢夺了优质的供应商后,要再去克制他是难上加难,他是新兴的企业,对顾客而论有说不上的新鲜感,这是琼斯集团的优势。

 

 与琼斯集团相比,柯克兰集团就显得太食古不化,无奈他们对外的形象容不得发展创新。

 

 该怎么办?怎样才能转危为机?

 

 那双透彻的祖母绿不时闪烁出计算,在他脑海中不断闪过许许多多的对策,不过,无一可施。考虑了种种因素,从前柯克兰集团引以为傲的典雅形象成了现在最大的绊脚石。

 

 不可减价,免得柯克兰的红酒成了低档货;不可出售残缺品,因为柯克兰集团没有瑕疵品。

 

 沉思一会然后转过身,轻揉因长期看文件而生痛的泪穴,四周宁静得只有真皮总裁椅转动时的声音。由落地玻璃窗所组成的办公室为他提供了良好的视觉感观,俯视下去,他的脚下就是一座繁华璀璨的城市。

 

 而他,柯克兰集团,是这座城的颠峰。

 

 他看着脚下间的灯光,点缀街道的七彩霓虹灯,但其心思早就跑到九霄云外。

 

 从他的父亲那代开始,柯克兰集团一直称霸红酒业界,可以说,提到红酒必然想到柯克兰集团。在这数十年期间,有潜力的新兴公司当然出现了不少,但别说是威胁,就连丝毫的干扰也做不到。

 

 这就是实力差距,任他们再努力挣扎,也打破不了这种平衡。

 

 弱肉强食,物竞天争,在绝对的实力下。

 

 他们于柯克兰,尤如脚下世界。

 

 但是,平静的水面竟泛起涟漪,平坦的康庄大道竟出现碎石。

 

 新掘起的琼斯企业打破了这个局面。

 

 他刻意隐藏自己既实力,小小的火光隐身于北极星下的霓虹灯之中。过于闪烁的柯克兰集团一次又一次的看漏眼。

 

 火是一种很可怕的存在,只要一点小火花,就能在你不察觉的一刻燃起整个草原。

 

 是的,在那一刻,琼斯集团正式掘起,趁着所有人都不注意的一剎,他带领自己企业的一众人才,打出一片角落。

 

 他甚么时候出现的?

 

 无人得知,但当发现时,他们已经在红酒界站稳阵脚,甚至开始侵略亚瑟一向独占的市场。

 

 想到这里,亚瑟不自觉的紧锁浓眉。

 

 天空上北极星淡缺,再也指不出他的路向。

 

 不置可否,他的危机感确实薄弱,若然能早一步察觉到,就不会发生舞会及今天的事了。他叹了口气,浅斟一口红茶, 随后瓷杯静放,继而拨通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落。

 

 「请问总裁有甚么要求?」

 

 「给我通知各部门的负责人十五分钟后到会议室开会。」

 

 「是的。」

 

 亚瑟从真皮总裁椅站了起来,穿上西装外套,整理衬衣的衣领,系紧形状打得完美的温莎结,仰天望向暗淡无光的夜空,轻轻勾起嘴角,露出皇者专属的笑容。

 

 苦恼与后悔是弱者的专有词,真正的强者从不为自己的决择而后悔。

 

 因为他们不缺输的筹码。

 

 找到方策,将琼斯企业斩草除根,这才是他,柯克兰集团的继承人该做的事。

 

—————————————————————————————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围住富丽堂皇的会议室,面向城市一方的墙壁换成了透明度高的玻璃。办公人员在早上能看到蓝天,晚上则是灯火组成的景致,这设计是用以舒缓工作上带来的压力。但现在外面的夜景他们都无心欣赏,脚下车水马龙的世界与会议室内宁静得压抑的气氛成了反比。

 

 不同的人,不同的世界,他们都知道想稳坐在高空就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擦得透亮的玻璃一一倒影出坐在长方形长枱旁的众人,他们都是柯克兰集团的优秀团队。亚瑟坐在最前端,端庄的坐姿,挺起笔直的腰身,眉宇之间是轮廓分明的俊朗,紧抿的薄唇,绿眼直视着他的团队,似是把人看个彻底,无形中散发出居位者的气度令在他启口之前所有人都屏住气息,不敢发出丝毫微细的声音。

 

 「首先,我有个很遗憾的消息要公布。」典雅悦耳的伦敦腔从亚瑟口中说出,听上去象是寒风般慑人心寒,划破宁静空气,却为冰冷的氛围打造出无形的低气压。

 

 「我们与波诺弗瓦集团合约取消了,按下来将会终止一切合作。」

 

 「甚、甚么?」销售部总监被此消息震撼得流露难以置信的神情,大脑尚未思考完毕,嘴巴便先脱口而出了惊讶的话。

 

 众人纷纷看着她。

 

 「啊、抱歉,我失态了,但要知道波诺弗瓦集团为我们提供的原材料的供应量确实不少,更可况他们的葡萄果是国际上公认最优质的。」

 

 此时营业部总监亦表示同意:「我们公司一直秉承提供最优质的红酒的政策,从种子到包装都是最顶级,这也是我们最主张的宣传与给予顾客信任的口碑,倘若失去优质的原材料,恐怕会有损公司的形象。」

 

 「此方面我已经考虑过了,心中早有几位适合替代波诺弗瓦集团的人选。」

 

 「但是,当务之急最先解决的不是补偿因失去了波诺弗瓦集团所提供的原材料的损失,而是务求将琼斯集团的得益同我方的损失尽力降到最低。 」

 

 亚瑟的话似是一锤定音,失去了优质的原材料供应商注定会做成损失,急着去找代替也于事无补。若然是从前,柯克兰称霸的时候,找代替的确是最优先决策,但现在情况不同,琼斯集团时刻在抢夺他们的龙头位置。反正损失是必然的,柯克兰从不缺输的本钱,但新兴的琼斯集团缺乏庞大资金去让阿尔冒险。

 

 所以,若然用一点损失去换取琼斯集团大大受挫,解决了一个潜在强敌,那一点损失根本不值一提,董事会那群人也不会多言。

 

 但若被其他红酒集团得利的话……这将会是巨大的定时炸弹。

 

 

 更何况,他的高傲不允许那个人得逞。

 

 回想起那天他对自己说的话,只觉得尊严被人践踏。

 

 【我要你,亚瑟。】

 

 会议桌下的手紧紧握拳,这次他不愿输,为了家业,为了自己。

 

 没有赌徒会因桌上有很多筹码已不在乎输赢,如果有,只能说明他不是真正的赌徒。

 

 

 「总裁所言甚是。咦,难道说?琼斯集团拉拢了波诺弗瓦集团?」

 

 「是的。」一提起琼斯集团,亚瑟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脸部表情也变得僵硬。

 

 「我之所以叫你们到来,是想你们能提出些政策去打击琼斯集团。」并把它铲除。

 

 空气又重新凝结冰冷,众人相视对望。

 

 亚瑟的鹰眼围住他们打转,最后定晴在角落的财务部总监。

 

 突然成为众矢之的,财务部总监先是被气势震吓着,但是这种险峻的情况他若不提出些政策的话……焦急的从脑海寻找可行的。

 

 他感觉到自己的唇与声音都颤抖不已。

 

 就像被盯上的猎物一样。 

 

 「减价……我们在琼斯集团附近兴建分店,定出比他们更低廉的价钱,相信能吸走他们的顾客。」

 

 亚瑟斩钉截铁的否决他的建议。

 

 「绝对不能。减价虽能在短期内提高销量,但长远而言,会损害企业形象,我们出售的都是高档货。」

 

 「每一支红酒必需是优质品,这个传统是我们柯克兰集团独有的,是柯克兰集团的骄傲,除此之外,要我贬低每支红酒的价值,根本不可能,而且我绝不容许。」

 

 「如果加强宣传呢?」

 

 亚瑟单手托起下巴——他感到无趣。

 

 勾起一边嘴角,冷冷的哼出一声。

 

 「别傻了,光靠柯克兰集团这个品牌,还需要宣传?」

 

 众人一筹无展,被亚瑟否决的两位总监更不敢抬起头来,亚瑟摇摇头,皱纹再次在眉头涌现。

 

 「散会吧。」

 

 

 在场所有人松了口气,急忙离开低气压的会议室,只有亚瑟站到玻璃窗前,细味着暗哑的星空。

 

 筹码已放在赌桌上,万千变化中没有长胜者,他不介意掉失一些赌注。

 

 但代价是对手要比他掉失得更多。

 

 两方的底牌均是未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握着黑桃的人胜算更大一点。

 

 

 「ve~ve~ve~」

 

 就在亚瑟又进入沉思之际,突然有些不知名的音节窜入耳畔,打扰他的思绪。

 

 「veveve~veve~ve!」

 

 背后好像有人哼歌。

 

 亚瑟转回看去。

 

 「ve——!!!我没有恶意的!只是他们叫我交这份文件给总裁大人而已,不要解僱我啊,我还想继续和路德工作,而且没有工作就买不到pasta吃了!」

 

 却见浑身在颤抖,欲哭出来的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哈、哈哈。」为甚么这么害怕,他又不是野兽,不会吃掉他的。虽然这样想着,但亚瑟还是把语气缓下来了,「文件呢,我的朋友?」

 

  「ve~今天的亚瑟好可怕,大家都不敢进来了。」终年眯住的双眼,竟然张开了,虽然只是一瞬间,亚瑟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嗯,把文件给我吧,然后你就可以走了。」亚瑟已懒得理答这个缺根筋的人。从很久前开始他们就认识了,回想起他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当时自己会去和这是白痴做朋友。

 

 「太好了~我要拉路德一起去吃pasta!」软软的嗓音透着费里西安诺的情绪,他就像个小孩子,更高兴得举手欢呼。

 

 这举动让亚瑟看到有甚么闪闪发光的……在他的手上……啊!是手表。

 

 「你手上的是新表吗?以前没有见你戴过。」亚瑟一边签署文件,一边随口问道。

 

 「是啊,路德买给我的。」

 

 「挺漂亮呢。」

 

 「咦,想不到亚瑟你也会这样说。」

 

 「呃、怎么说得我好像和平时不一样。」

 

 「唔——是有些不一样了。」话毕,还冲亚瑟面前挤眉弄眼,「亚瑟你不像会喜欢这种手表的人。」

 

 「为甚么?」

 

 「我知道~是形象问题~!」

 

 

 「……」亚瑟无语,以眼神无声地鄙视着他。

 

 「这是我很古板很落后的意思吗。」

 

 「……」

 

 「……」

 

 「诶!我都忘记约了路德,要迟到啦,我要先走咯!」也许是感受到亚瑟眼神中的杀意,费里西安诺急忙地离开办公室。

 

 不是刚刚才说要拉路德去吗?没有约定又何来迟到。 

 

 亚瑟望着风尘滚滚的背影,默默摇头,这家伙就是跑步最擅长。

 

 走到落地玻璃窗前,扩阔的视野能让他的思绪更清晰。

 

 虽然说费里西安诺像个小孩子,说话不会分寸,但和他相处的确能令人轻松,亚瑟感到压抑的情绪消失了许多。

 

 古板吗……

 

 

 倏然轻轻一笑,仰望驱散乌云的皎洁月亮,穹苍的夜空似是透着丝丝寒意,却格外明朗。

 

 与月光相映的眼晴炽热起来,他感到由心底激发难以抑制住的欢悦,笑容因兴奋而变得扭曲,在漆黑宛如真正的猛兽。

 

 谁说我不是猎食者?

 

  阿尔弗雷德,你知道吗?一间集团展露头角之时,也正是最为脆弱之际。

 

 他,想到解决方法了。

 

 

TBC

 

———————————————————————

首先恭喜我们突破一万字(啪啪啪

其實很早前就碼了,但我忘了發><

如果能苏到你们就好啦。

我们很懒,欢迎催文。

同时亦希望获得留言与评语。

你们的一字一句,都是我们的动力。


评论

热度(30)

  1. 金芒草紙巾か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