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芒草

咸鱼

【米英】【合文】【慢更】《HOW MUCH ARE YOU?》第一章

紙巾かみ:

下回章節:02

–雙總裁設定

–希望能寫到強強的感覺

–和基友的合文
請自行配BGM:馬友友的libertango 

這篇簡稱 邊♂聊♂生♂意♂邊♂談♂情

 希望你們看得愉♂快


文/紙巾&Yuma


  镀金树藤花纹围绕门边的奢华大门被打开,管弦乐奏起的华尔兹窜入耳畔,舞会的欧式典雅装潢闪耀的光芒尽显主办人家的气派。室内天花离地极高,优美的弧形线条设计尤如教堂一样的圆拱顶,每隔一段距离挂上数盏水晶吊灯,切面互相折射间,七彩倒影映衬着贵族之间的虚言假语。

  句式找不到瑕疵,公式化的笑容彷彿刀刃般讽刺着亚瑟。贵族们尽情上演言语艺术,唇边盛开饰词之花。就在亚瑟脸上伪装的微笑快要挂不住之际,大门再次不知被谁打开,众人的目光聚焦点和奉成的话语立即转向刚到的青年,一知道来者是谁,化着优雅妆容的女性急忙提起长裙的裙摆,走动时发丝摆动间散发出浓郁得刺鼻的香水味。

  亚瑟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好不容易找到个空档,立刻走到不起眼的小角落,彷彿将自己与世隔绝。会导致刚才的情况,全因为他从小而来的教育——绅士可不能拒绝女士的邀请。应酬了一群人让他感到心力交瘁,难得来了个人能分散他们的注意,他也乐于享受这短暂的清闲。

  原本以为柯克兰这个传统英国名门望族,再加上他的身份是红酒界首屈一指的柯克兰集团的总裁,可想而知,想不受注目也难,但现在不同,因为出现了一个比他更耀眼的人掩盖了他。

  就是站在宴会的中心,正享受着注目礼的他,阿尔弗雷德·F·琼斯。当今被喻为商业天才的他无疑是社会上最耀眼的存在,他的成就和英雄史亚瑟也略有所闻,而当中最为轰动的莫过于,能在在一星期以内不但解决亏损了的货品的款项更反之为公司获得一百万盈收的壮举,这件事至今仍让人赞叹为奇迹。

  导致他今后不管是职场上还是私事下,他也是个抢手货。阳光外向的个性,脸上总挂着淡淡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暖人心窝,平光镜下看似无害纯净天空蓝,若有若无间闪过一丝计算——

  

  ——尤其在看着亚瑟的时候。

  阿尔的目光穿过围绕着他的众人,直直地落在角落的一抹淡金上。女士娇揉做作的举止他已看腻了,高分贝的娇笑声时刻刺激着他的耳朵。不经意间,亚瑟的目光与他对上,亚瑟手中的香槟酒呈现着清澈的色泽,于这片花花绿绿的染缸中,坚持了原有的本质,纯净却让人不敢小看,这一切在阿尔的眼中转化为致命的毒药,唤醒他心底的渴望。

  亚瑟·柯克兰,阿尔在职场上最大最具要挟性的对手,柯克兰这个英国贵族出生的他从小被受优秀的教育,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传统贵族特有的古典气质及修养,面面俱圆的极强社交手碗能让他在生意上很吃香,可惜为人孤僻,不爱在社交场合打滚,不然的话现在他的成就说不定能和阿尔齐名。

 「尊贵的女士们,我十分荣幸能与妳们交谈,只可惜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短暂。」

 「不不不,这才是我们的荣幸!」

 「琼斯先生实在太客气了。」

 「能和你这样优秀的人交谈应是我们的荣幸啊。」

 「好啦,好啦,我们别在阻碍琼斯先生了,嘻嘻。」

  终于离开了人群,阿尔从塔罗斯酒柱取出一个装满香槟的高脚杯,然后朝亚瑟的方向走过去。亚瑟知道他的目标是自己,他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近,瞳孔透出难以言表的神情,不过很便转瞬即逝。

  阿尔瞇了瞇眼,朝亚瑟勾起一个笑弧。

   「为世界。」 轻举手中的杯子,隔空与亚瑟碰杯。

   「为和平。」亚瑟回以优雅的微笑,把杯中饮尽。

   别的人他可以不理会,但他——阿尔弗雷德,这个时刻想要吞并他家族产业的男人,他不得不提防。

    一曲结束,舞池共舞的男女互相行礼,大方的礼服下隐含着各自的鬼胎,目的达成后,彼此如同陌路人一样离开。不经意间乐曲变了调,优雅的旋律伴随着突然变重的提琴声,那是马友友的成名曲《libertango》

   「赏面跳一支舞吗?柯克兰先生。」耳边传来低沉的耳语,尤如恶魔般富含磁性,亚瑟回头,双方距离瞬间缩短,呼吸的鼻息交缠,亚瑟略长的刘海若有若无的扫过阿尔的脸颊。

   「这是我的荣幸,琼斯先生。」亚瑟退后了一步,假装自然的拉开彼此的距离,然后微微欠身,以示同意。

   七彩的投映灯交替,暗下来的灯光酝酿着莫名的情素,只有淡黄色的灯光聚焦在舞池中心,聚焦在全场最耀眼的两人。

   所有人都摒了气息,节奏强烈的音乐一下一下敲在心头,舞步复杂的探戈由二人演绎,修长的身躯包裹在燕尾服下,若即若离的缠绵间气温彷彿升高,唤醒着众人被修饰得很好的原始欲望。

   阿尔是领舞者,亚瑟对此并没有甚么异议。

  右手搭在亚瑟腰间,领着他在舞池中穿梭,即使双方是第一次共舞,但彼此就像长期舞伴一样默契。阿尔是个很好的领导者,动作间明确的指令让复杂的舞步简单起来。

   不愧是阿尔弗雷德,被喻为天才的他在领导上很出色。

   但他现在领着的是亚瑟,不是只要被他牵着就小鹿乱跳的女生。

   拉身,贴近。若近若远间二人目光对上,瞳孔下计算着双方的视线于旁人眼中显得暧昧不清,彷彿变得干燥的气温令贵族们感到唇干舌裂。不可置否地,他们完美的演译了暧昧迷离的探戈。

  「收购我其下物业的事情看起来并不顺利。」亚瑟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讽刺,猫眼绿的眼睛散发扬扬得意的笑意。身体前倾,在阿尔耳边呼气,看似紧贴的身躯却保持了细微的距离。

   高傲的摺耳猫轻爪,令人心痒痒的。

   「你好像乐于看人苦恼。」阿尔不怒反笑。

   有趣。越是高傲的小猫越令人想去征服,让牠乖乖地伏在你膝上舔爪子。

   「还是说……」旋律突然变重,小提琴拉出了激昂的音符,此时阿尔横在亚瑟腰上的臂弯收紧,顺势把拉近亚瑟自己,直至双方的身躯贴得没有一丝空隙,「喜欢看我苦恼。」

   腰间传来对方霸道的压力,强壮的臂弯禁锢着他的腰部令他无法推开,狂妄的控制再加上对方自以为事的语气更令怒火增添几分,不过拥有良好修养的他抑制住内心汹涌的火势,只是皱了浓眉。右腿轻贴阿尔的大腿内侧,按照接下来的舞步互相摩擦,即使隔着两层布料也能感受到他炙热的体温,他们靠得实在太近了,一抬起头,眼前就是的阿尔的颈项、因说话而上下抖动的喉结,亚瑟的呼吸不知何时变得厚重,温热的吐息间的打落在阿尔的颈项上。这使阿尔笑意更深,他知道亚瑟在紧张。

 「只是针对我一个人的话,我非常乐意哦。」

 不知是否因为被人猜出心事,尤其对方更是他的竞争对手,香槟甜腻般的唇齿马上发出锋利的反击。

  「过度自信可不是好事,琼斯先生。」

  十指交握,却又立刻松开。

  叙述战争的探戈并不像华尔兹般简单,没有公式舞步,即使是最基本步的探戈也没有指定路线,一切全由男方随心决定,做就了探戈独有的飘忽不定、若近若远的风格。

  「是不是过度自信你很清楚。别忘了是谁总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用不值的价钱去抢我要的地段。」

  而且,次数还频繁得让他怀疑。

  坏笑声从亚瑟头顶传来,恨得他牙痒痒,但他又无从反驳。

 「你到底想怎样。」

  转身,背部贴着阿尔胸口。有力的心跳,与亚瑟几乎同步。

  「想怎样?」阿尔失笑,握起亚瑟的手,手心贴着微凉后手背,沿他腰线滑落,发丝带着淡淡的红酒香。「倒不如说你想怎样。」

  「我只求保我家族的产业,别的我不管。」

  松手,握紧,默契地在舞池迈步。

  于枪林弹雨中的爱情,是在温室中孕育的花朵上比不上的,刺激,热情,却又危险无比。优雅的舞者在走钢索,只要一步略有差池就会成为钢索下的一具无名骨。

  偏偏阿尔喜欢挑战不可能。

  人生这样规规举举的,不就很无趣吗?

  「想保护你家族的话很简单。」

  旋律急速加快,二人随着音节转圈,不断交缠的双腿一丝不苟,没有出现拌脚的情况,脸上游刀有余地保持着绅士的微笑,燕尾服在半空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音乐已接近尾声,走钢索的人快要走到尽头,眼见甘甜的果实垂手可得。

  「开个条件。」节拍强烈的旋律意味一舞将结,想要谈条件就只有现在,不然的话这舞就是白跳了。亚瑟不慌不忙地回答,脑海中计算着所能付出极限及对自己有利的因素。

  生意就是这样,等价交换,双方争取最大利益。就像在赌场上,彼此尔虞我诈,想尽办法令桌上的筹码变多,老实人在这儿只有被淘汰的命。

  「柯克兰先生真够豪爽。」阿尔嘴角上扬,目标达成的愉悦充溢。

  就在亚瑟疑惑阿尔的笑容之际,谁知对方突然伸出脚,使亚瑟一把拌在他的脚上,后者失去平衡下意识抓紧他的腰肢。

 亚瑟的脸近在咫尺,只需稍微低头,薄唇贴近,吐息间两片嘴唇轻轻擦过他的唇角。

  音乐逐渐变小,直至无声,算不上完结的乐曲,等待舞者用一生为它延续。他看到平光镜后一片湛蓝的天空,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我要你,亚瑟。」

==========================

 距离上次宴会已经过了三个多月,公司的业务一切正常,营业额也维持着应有的水平,一切并没有任何改变,彷彿那夜只是一场梦,而那支舞只不过是个虚构的小插曲。

 亚瑟早就将它抛之脑后,自从从父亲手上接管了这间公司后,他的职责就是要保护他的家族企业,其他世俗尘事对他而言都是无关痛痒的琐碎事。现在,他眼前最重要的就是跟那位长满胡渣的法.国佬签署合约。经过上次的会面双方已达成共识,对方也很乐意与柯克兰集团这个世界首一屈指的集团合作,而亚瑟同样清楚,这场交易他志在必得。

 亚瑟之所以誓要夺得这次合作,全因为它对柯克兰集团有利无害,甚至会带来更优质的前景,它不单稳固了柯克兰集团在红酒业界的市场占有率,更能为未来提供庞大且优质的原材料供应商。同样地,反之被其他集团夺取的话,这将会是巨大的威胁。

 「柯克兰先生您好,我是波诺弗瓦先生的秘书,您可以称呼我做贞妮德。早日前的会面我们已经见过面了,相信你对我并不陌生。波诺弗瓦先生任命我公候你的到来,并为你带路。波诺弗瓦先生在会议室内已等候多时了。」刚踏入波诺弗瓦集团的总部,那位名为贞妮德的金色短发女秘书就来迎接他。她眼神认真坚定,做事有条不紊,给亚瑟一个很好的印象,同时亚瑟亦难以相信那个放荡的胡渣大叔竟有如此优秀的员工。

 「啊、外面下着大雨,导致交通受阻塞,要让你们等真是抱歉呢。」

 「没关系,是我们提早准备而已,请跟随我吧。」

 亚瑟跟随贞妮德走到会议室。她正想伸手拉开大门,与此同时亚瑟抢先一步阻止了她,她表情不解的望向亚瑟,只见他朝她温柔的微笑着。

 「让我开门吧。」这种事怎么能让女士做的呢。

 就在打开门时听到熟悉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但一时半刻想不出来,不过肯定不是属于波诺弗瓦这个风骚的胡渣男,正当亚瑟疑惑怎样会出现第三者时,眼前熟悉的身影瞬间掀开尘封的记忆,对方闻声望去,刚好见到站在门口的亚瑟。

 亚瑟视线也刚好与不速之客对上,在目光交替之际,亚瑟彷彿重回三个月前的那场宴会,脚下的不再是木质地板而是红地毯,会议室的装潢蜕变成庄严的欧式建筑,阿尔站在舞池之中,在灯光下照射的笑容,格外灿烂夺目。

 这瞬间,亚瑟觉得他打开的不是门,而是潘多拉的八宝盒。

 是阿尔弗雷德!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亚瑟的到来,阿尔难以掩饰内心的愉悦,嘴角自然的向上扬,平光镜下的澄蓝变得深邃起来。

 来吧,让我看看你接下来的反应。

 隐隐不安涌现心头,亚瑟直勾勾的瞪住阿尔,恨不得戳破这副虚伪的笑脸。

 「哟,小少爷你终于来了啦。」一直坐在桌上的男人打破冰冷的空气,加重卷舌音及故意上扬的尾音,慵懒得非常性感。

 「贞妮德,妳可以出去了。」他披散及肩的卷发,西装外套早已不见踪影,衬衣解开至第三颗钮扣,浓密的胸毛伴随肢体的摆动显然可见,他一手摆后支撑上身,一手持高脚杯望住杯中打转的红酒。

 「是的。」贞妮德稍作欠身,在与亚瑟擦肩而过之际在他的耳边道谢,声量微弱得只有亚瑟一人听到,随后轻轻的把门关上。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三人。

 「小少爷,」波诺弗瓦放下手上的酒杯,刚启口就被亚瑟打断。

 「请叫我做柯克兰,谢谢。」亚瑟再次把目光放在阿尔身上,他今天穿着灰色的西装外套,与瞳孔同色的领呔,侧身挨着桌,骨节分别的修长手指敲击桌面。

 「真是罕见呢,竟然会在这里见到琼斯先生。」亚瑟半瞇着眼晴,猫眼绿的瞳孔写满不屑、冷讽及警告,就像草原上的捕食者在捕捉猎物时,吓退背后的竞争者和渔翁者的锋利眼神。

 不过阿尔从不惧怕,难搞的对手反而增添了猎食游戏的趣味,因为……

 他也是捕食者。

 「我想亚瑟你有所不知了,我们琼斯集团是这里的常客。」自从那场舞会过后,阿尔开始称呼他的名字了。

 「哦。是吗,那真是可惜呢,以后你们琼斯集团就不能继续与波诺弗瓦集团有任何生意来往了。」亚瑟轻挑浓眉,慢慢走向他们。

 孤傲的老虎已靠近弱小的犀牛,只需一个猛爪,胜利的糖果手到擒来。

 「嘻嘻,我想,那个人是亚瑟你吧。」 

 吶……让我看看你失去时的表情吧。

 「哈、你说甚、甚么?」亚瑟因为阿尔的口出狂言差点失笑。

 「看来你还未看清现实呢。」

 你真的是捕食者吗?

 「波诺弗瓦先生刚刚已与我们琼斯集团签定了长期计划,不信的话你可以来看看,合约书就在这里。」

 阿尔说出的话尤如弹药般冲击性,在亚瑟的脑海构成巨型的爆炸。

 「波‧诺‧弗‧瓦!」亚瑟看到了摆在桌面的合同,白纸黑字的将事实写得一清二楚,一切来得突然,出乎意料之外,亚瑟做梦也没想到弗朗西斯他会叛变,并被琼斯集团抢先一步,他愤怒得浑身发抖。

 「小、小少爷你先冷静下来听我解释!」

 一瞬间,王者的骄傲被瓦解脱落,他觉得自己像陷入深渊,万劫不复。

 原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他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抱歉啦,小少爷,我们这些做商人的就是为了争取最大的利益。」

 「你这个混蛋!」亚瑟急得扯起波诺弗瓦的衣领,绿眼满是熊熊怒火,彷彿可以将他就地燃烧,波诺弗瓦吓得大叫,赶忙推开亚瑟的肩膀,可惜徒劳无功,只能到处乱抓一通,打翻摆放在身边的红酒,液体倏然蔓延桌面一路伸延到边沿滴落木质地板。

 「我们柯克兰开的价还不够高吗?哼,胃口可真大呢!竟然会相信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小少爷你冷静点!就知道你是个原不良!」

 阿尔看到他们靠得快面贴面,脸上显而露出不悦。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波诺弗瓦先生,祝我们合作愉快。」

 在阿尔走后亚瑟松开波诺弗瓦的衣领,波诺弗瓦立刻倒在桌上,蜷缩着身躯奔命呼吸,空气夺先涌后挤入鼻腔,惹得激烈的咳嗽,面部与颈部都憋的通红。

 你明白的,你明明就是最清楚的,社会就是如此黑暗、不公义,落后就只有被宰的份,所有人都是以利益为先,只有适者能生存。

 亚瑟失魄似的走着,脑内不断计算损失与应对方法,但想破头也找不到,一筹莫展这四个字非常符合他现在的景况,他这次输得惨烈,但他深知这只是开始。

 就在转弯角突然被人扯进角落,位置非常隐蔽且没有阳光照射得到。因为他的粗鲁动作,亚瑟的背部就这样毫无保护的直接撞在墙上,神经线传来的痛觉令到他浓眉紧皱,但咬紧牙关却不让任何软弱的字眼从嘴里流出。

 「你到底想怎样?」猫眼绿的眼睛在漆黑中熠熠发亮,好比黎明的星辉,美得让人沉沦。

 「你不是最清楚的吗?」阿尔利用身高的优势压住亚瑟,混沌、温热、厚重的呼吸打落亚瑟白晢的颈项,亚瑟的颈项感到不适的别过头,这让阿尔有机可乘,趁势吻上线形优美的颈项。

 「我说过了。我要你,亚瑟。」

 亚瑟记起那场宴会。

 那时阿尔也说了同样的话。

 而他马上推开了他。

 「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

 「你很快就会懂了。」

 「当你懂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怎么做了。」

 对,对了。

 他可是捕食者啊。

 区区一个新来的琼斯集团算甚么。

 同样的答案,同样的结果。

 「喔,那真是抱歉了。我们,交易失败。」

———————————————
 我們很懶,歡迎催文。
 同時亦希望獲得留言與評語。
 你們的一字一句,都是我們的動力。

评论

热度(41)

  1. 金芒草紙巾か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