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芒草

咸鱼

ASK搬运-01

然抠抠抠抠抠_:

*我到底有多热爱社长儿子(总经理)x职员

*其实人家点的是不良x原不良

*上帝说要有肉——

---

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准备干架。

事出有因,其名“决斗”。

阿尔弗雷德看上的姑娘是亚瑟的女朋友,而那个幸运的女孩儿似乎对双方都芳心暗许,于是双方约了个时间,迟早都得爆发的战争开始了。

对方的挑染和彩绘让亚瑟被恶心得皱了皱眉头,被脱下的皮外套也是品味极差,尤其是缀满绒毛的领子……上帝啊,比起亚瑟的竖条纹西装,这简直就是上个世纪朋克乐队成员淘汰下来的服饰啊。

明天是周末,这时候的小学生和中学生通常都很有空。亚瑟在心里理直气壮地下了定论。

亚瑟在高中时期曾是个不良,打遍高中无敌手的暴力青年。不过没多久他就觉得暴力斗争无趣得很,像别的不良那样打耳洞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于是干脆收敛性子安心学习,把揍人的狠劲转移在了啃书上。于是,十一年级时还混上了个学生会主席,大学毕业后也有了体面的工作。不过常年累月地坐在办公室里终究让人老的快,高了自己半个头的不良少年阿尔弗雷德变成了一个棘手的对手。

他们打架的方式有些不同,阿尔弗雷德的力道大得可怕,亚瑟是无心恋战的一味防守。亚瑟认为自己多年不挑事多半会生疏了那些技巧,直到重新上手时,发现一笔一划都是刻在骨子里般的熟悉。

一般地,互抢女朋友问题的解决方法通常是吵架以及女方作出最终选择,现在是文明人的时代,没有谁会真的会像旧时期的骑士那样进行决斗,太low太暴力了。为某个金发大波的女孩儿打架,还不如要一下推特帐号,回家在私信里嘴炮。

不过斗争既然已经开始了,让双方突然就和平结束,几乎是不可能的。

消耗阿尔弗雷德的体力很难,他像个永远也不会累(当然不是指色情方面)的小怪兽,被他抡上一拳的结果难以预测。直到那个姑娘不知道被吓跑多久了,亚瑟终于把阿尔弗雷德骑她在身下。他没有准备抡拳头揍人,他只是愣了一下。

亚瑟发现他下身某个陷进去的器官和阿尔弗雷德的下体契合度很高,而打架时的激烈摩擦让年轻人易兴奋的下体考验起了双方的理智。

谁也没顾上女孩子已经被吓跑了,因为亚瑟给了阿尔弗雷德一个深吻作为性冲动的回复。

就这样,“爱丽莎归你还是归我”的打斗变成了“去你家还是我家”的湿吻。

第二天早上,阿尔弗雷德还搂着亚瑟的腰睡得死沉的时候,亚瑟被一串嘈杂的音乐吵醒。他揉了揉一夜激情带来的乱发,半梦半醒地打着哈欠,伸手从床下捞起不知是谁的裤子,摸出了响个不停的手机。

只是起床铃声罢了,他忿忿地摁掉,准备倒头继续睡(也没意识到自己还有个第一次见面的床伴),不过接下来新弹出的短信让他清醒了一点——那个被备注为“老爹”的手机号码显然跟亚瑟就职的集团公司董事长的联系电话一模一样,而短信内容也无非是个刻薄的官方通知,宣布阿尔弗雷德•F•琼斯先从要被调到什么什么鬼地方,从下周一……开始担任总经理职务。

亚瑟打起精神仔细研究起来。

那个“鬼地方”正是亚瑟工作的、总经理刚刚被调走的公司。

所以昨晚和部门经理亚瑟•柯克兰上床的小屁孩记得其实是他的新任顶头上司。

---

END☆

——于是就有了OOC。清水的。

发文给自己攒点人品抽UR花阳������

 

评论

热度(81)

  1. 金芒草然抠抠抠抠抠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