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芒草

咸鱼

< You by my side >(《我身边的你》)(19)

=WARPATH=

*文/Moky

*CP=米英Only

*设定=留英大学生米×花店店主声障英


19.

毕业典礼那天天气不错,大学里乱哄哄的闹成一片。大家聚在学院里互相拍照留念,男女生宿舍下有此起彼伏的呼喊告白声。

典礼在晚上的毕业舞会上达到高潮。

阿尔弗雷德对着镜子正了正自己印着璀璨星空的领带,一身靛蓝色的三件套西装在夏天穿来显得有点闷热,好在场内有中央空调,至少这身难得的正装让美国小伙子看上去异常的挺拔俊朗。早上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趁空给亚瑟发了一条短信,然而亚瑟一直没有回复。也许正在准备吧,阿尔弗雷德想,左手不小心碰到左侧的裤袋,于是顺势轻轻摩挲了一下那里面放着的一个绒丝盒。

东西已经整理的差不多了,亚瑟把箱包立起来抽出拉杆,接任店主的女孩一直欲言又止的站在自己身后看着他,亚瑟有点好笑的转过身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有手机打上字递给她:

[从今天起你就是店主了,祝你好运?]

女孩摇了摇头,看向亚瑟身上背着的吉他包,他今天穿了一件花纹简单的短袖衬衫,淡蓝色的牛仔裤显的干净利落。天生的娃娃脸和背上的吉他让亚瑟看起来就像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大学生。

“亚瑟先生……”

亚瑟压了压帽檐,最后一次回身看着这个自己一手经营起来的花店。每一朵花的味道,每一个摆设的位置。其实真正放进行李的东西并不多,阳光从花圃四周透明的玻璃里倾泻而入,亚瑟恍惚一瞬间看见有灿金发色的男孩子盘腿坐在大片大片的花丛中冲自己微笑。

盛夏的暖阳熏蒸着记忆,他们在相处中彼此传递温暖,给对方信心和依靠,一起面对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困难,一起照料着一院子的花花草草。阿尔弗雷德丝毫不在意纸笔之间的有些繁复的传话,帅气的大学生给安静的花店带来了新的光彩和生活。他们曾经在阳光灿烂的午后骑着单车去附近的公园散步,然后躲在隐秘的树丛里偷偷的接吻,由阿尔弗雷德一遍遍的说着两人份的我爱你。

这是一场太过匆忙的盛夏。

亚瑟闭上眼睛,轻轻的微笑。两只小猫咪咪呜咪呜的叫着扒住他的裤脚不肯放手,亚瑟蹲下来一手一只搂住,阿尔夫急躁的用小爪子扒拉亚瑟胸口的纽扣,圆圆的眼睛湿漉漉的,亚瑟低下头吻了一下它毛茸茸的额头,凑近它的耳朵无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如果……如果以后有一个人来找我,就把这个交给他,谢谢了。]

女孩接过亚瑟递来的信封,信封很轻,几乎摸不出里面还有东西。女孩点了点头,送他出了店门后忍不住再次喊住了他。

“应该是很重要的人吧,”女孩看了看手中的信封,“那……为什么要离开呢?”

亚瑟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朵,转而抬头看向蔚蓝的天空。

[大概是因为……我要替一个人完成梦想,所以不得不离开。]

 


“阿尔?你怎么——”典礼快要开始的时候正准备进入会场的马修刚好撞到了正从礼堂里跑出来的阿尔弗雷德,对方皱着眉头正在用手机拨号,看见是马修之后立刻倒了回来顺手把电话挂了。

“马修我去一趟亚瑟的花店,典礼就不参加了。”

“等等!你、你怎么——哎——”

阿尔弗雷德一把扯掉勒住喉咙的领带,脱下西装外套搭在手里就开始沿着马路发足狂奔起来,亚瑟没有回复任何一条短信或者是电话,阿尔弗雷德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到达花店的时候花店的大门半开着,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个女孩弯着腰打扫室内的影子,阿尔弗雷德呼吸一窒,一把拉开了大门。门上的风铃发出急促而杂乱声响,女孩似乎也被突然闯进花店的美/国人吓到,惊疑的看着对方:“这位先生……你、你是?”

阿尔弗雷德气喘吁吁的站直,环视四周,发现花店里完全没有亚瑟·柯克兰的痕迹。顾不上因为剧烈跑动而变得歪七扭八的西装,阿尔弗雷德转身就抓住女孩的肩膀:“亚瑟呢?!”

“……啊、啊?”

“亚瑟·柯克兰呢?!”

“你、你是说柯克兰先生……?”

“他去哪了?!”

女孩小小的吸了几口气,似乎被阿尔弗雷德突然凌厉起来的语气吓了一跳,咽下一口口水后才磕磕碰碰的回答道:“他、他说他离开这个城市了。先生、先生你是……?”

 

 

“你说亚瑟把花店卖给你了?”

“嗯,是这样没错。”

阿尔弗雷德接过对方递来的水,喝了一口后放在一边。毫无滋味的白开水和正宗的英式红茶完全无法相比,阿尔弗雷德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他完全不能理解亚瑟·柯克兰的做法。

 

就在不久前还在互相表白的人突然消失,完全不知踪迹。……这简直太疯狂了。

 

“他没有告诉你他要去哪?一点也没有透露?”

女孩摇了摇头,转身从一边的柜子上拿来那份信交给阿尔弗雷德:“他是背着吉他走的……然后拜托我把这封信交给你……虽然他并没有明确说是交给谁的,但我觉得,柯克兰先生说的一定就是琼斯先生了吧。”

 

阿尔弗雷德接过信封后并没有马上拆开,那是一份淡蓝色的纯色信笺,封面上没有留下任何字迹。阿尔弗雷德撕开信封轻轻抖了抖,出乎意料的是,信封里没有任何一张信纸,从信封里掉出来的是一张窄窄的书签。

 

阿尔弗雷德捡起那张书签,发现上面是一颗蒲公英的标本,每一株纯白色的绒毛都清晰而完整的陈铺在浅褐色的道林纸上,书签边角被人仔细的穿上了一根短短牛皮绳,微微粗糙的纸质摩擦着指尖的皮肤,好像这一路走来不断磕磕绊绊的感情一样。

 

有些感情也许不那么炽热,却像在心脏上生根发芽一样。你很难说清它从何而起又何去何从,然而当你用手压住胸口时,它就随着心跳一起鲜明的鼓动,每一次拉扯都那么疼痛。

                                                            

 

 

 

Freetalk

结局倒计时开始

评论

热度(70)